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医疗融资对工资产生了灾难性的影响
 2015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现任南加州大学首席经济学教授,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公共及国际事务学院经济及国际事务学教授过去50年来美国的实际(去除通胀因素后)工资中位数水平一直停滞不前。
 
他们反对那些由政府或大学赞助的、似乎有利于少数族裔或移民等特定群体的项目。这有助于解释为何美国有许多白人工人阶级会反对被他们视为代表少数族裔、移民和受过高等教育精英阶层的民主党。但导致公众不满的另一个原因是,
 
  针对中等收入与最高收入之间的差距有两种不同的解释,很有必要去搞清楚哪一个才是正确的。第一种解释将其归因于全球化和技术创新这类客观且不可阻挡的进程,这些进程削弱了低技能劳动力的价值,同时让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受益。
 
第二种解释则有更大的恶意,它认为中等收入停滞实际上是顶层阶级收入和财富增长的直接结果。照这种说法,富人其实是靠牺牲其他人的利益而变得更加富有的。
 
  最近的研究表明,第二种说法(至少在美国)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虽然全球化和技术变革打破了传统的工作安排,可至少这两个进程都有潜力使所有人受益,但它们未能令大众受益的事实表明:富人把好处都留给了自己。
 
要想确定究竟是哪些政策和进程、在何种程度上抑制了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的工资增长,这些问题还需要做更多的研究,但下文列出了一个初步的清单:
 
  首先,医疗融资对工资产生了灾难性的影响。由于大多数美国人的健康保险都是由雇主提供,因此劳动者的薪金基本上都转化为医疗行业的利润和高薪。美国每年在过度医疗支出上浪费1万亿美元(相当于每个家庭大约8000美元),比其他富裕国家都要多,

相关新闻